“安全生產月”的最後一天——6月30日18時58分,大連中石油新大一線輸油管被鑽漏。溢出的原油流入市政污水管網,在排污管網出口處出現明火。22時20分,事故導致的明火被撲滅。目前,大連市已經成立事故調查組,肇事單位的5名相關人員已被公安機關控制。
  這一切距離去年山東青島“11·22”中石化東黃輸油管道泄漏爆炸事故的發生,剛剛過去半年。檢索近年來媒體關於大連石油的公開報道,算上此次事故,2010年至今,已經發生8次安全事故。
  施工違規為何仍能開工
  6月30日18時58分,大連岳林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工人在大連金州新區鐵山中路與城富街交叉路口處的路安停車場附近進行施工中,將中石油新大一線輸油管鑽漏導致原油泄漏。大連市發改委有關負責人介紹,導致事故的這次施工未經審批。
  國家安監總局總工程師黃毅說:“這次的問題與青島爆燃事故不同。據我瞭解,不是因為管道本身泄露,因此嚴格意義上與管道本身維護、監控不到位造成的跑冒滴漏沒有直接關聯。具體責任還需要進一步調查評估。”
  拉網式排查仍擋不住事故發生
  而就在5月30日,國務院安委會辦公室發佈通知,要求各地深入開展油氣管網突發事件聯合應急救援演練,切實提高突發事件應急處置能力,提升防災應急水平。通知指出,要將油氣管網突發事件聯合應急救援演練納入安全生產責任制考核內容。國務院安委會辦公室將對重點地區、重點企業開展應急演練情況進行暗查暗訪。
  如此高度密集的拉網式排查,為何仍然沒有擋住這起事故的發生?針對輿論對油氣管網“只查不改”的質疑,黃毅並不認同。黃毅說:“歷史遺留問題太多、難點太多,解決起來確實需要一個過程。”
  既然多起油氣管線事故的發生,都與政府監管的不到位有關。那麼,政府該如何承擔責任呢?
  中國安全生產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劉鐵民說,城市管網是一個城市的血管和生命,但是政府目前在鋪設、管理、信息備案等方面層層都有漏洞。統計了一下,現在有近三十個政府部門在管理城市管線,何止是“九龍治水”!更可怕的是,這些管理部門互相間沒有溝通、信息共享機制,並且管理方法“一屆領導一套”。這就是所謂的“時間上沒有連續性、地域管理有割裂性、管理上缺乏協調性。”
  (原標題:輸油管為何成了“火藥桶)
創作者介紹

台北之旅

ud71udvy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